今天我把故事給傳說中的我妹看,他提了很多我所看不見or不曾察覺的盲點,
這時不禁想到當局者迷,旁觀者清這句話,他的提問就像一次次我無法招架的發球攻勢,
我甚至無法還擊,還被打的滿頭是包,也讓我不禁再三思考,兩個多月來的故事的構想,是否有再堅持的必要,
畢竟,作為一個創作者而言,面對觀眾的疑問,卻無法回覆,那種新需的感覺,就像身體浮在半空中似地慌張
好吧,就下個破釜沉舟的決心,趁現在還有時間,重新思考唄~~~

創作者介紹

白開水

白開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