時間:2017/10/10, D13 Island Pead Base Camp>Summit>Base Camp>Chhukung, 18.4KM, +1280m, -1640m

半夜十二點,藥效準時退掉!在海拔將近五千公尺的地方宿營,其實我非常不想吃安眠藥,但今天的基地營太熱鬧,淺眠如我根本沒辦法在這樣的環境睡覺。下午五點晚餐後躲回帳篷再次盤點裝備,確定沒問題後立馬吞了半顆藥強迫自己睡著。在午夜中迷迷糊糊醒來後,恍神之際被小郁一句「我不上去了」驚醒!在這個高度下,氧氣濃度降到只剩平地的53%,小郁頭脹的厲害且睡不好,為了不耽誤大家的腳程,而決定留在基地營。就這樣,九人小隊最後出發前往峰頂只剩五女一男。

IMG_4971

回頭看隊友正在過鋁梯,這個角度看過去有種命懸一線的感覺(抖~

 

簡單吃了吐司,大夥在雙十節這天半夜1:10出發,遠處山徑上閃著微弱燈光,依照嚮導所說,申請今天登頂的人數共有二十人,不曉得另外一半是哪些隊伍,但無論如何,踏上這條山徑,我們就是生命共同體,我默默的祈禱,希望每個人都可以擁有神的關愛,不論過程如何,大家都可以平安下山。是夜滿天星斗,周遭的雪山像鋼筆畫般呈現出清晰、簡潔、黑白分明的質感,但坦白說,真的提不起勁欣賞,一想到今天要爬升1200公尺、一想到冰隙鋁梯、一想到雪坡上那僅一人寬度的瘦稜,我就忍不住擔心。

 

基地營出發的前25分鐘基本上是暖身路線,平緩好走,大家都還可以依照領頭嚮導的速度平穩的爬升。半小時後坡度急速上升,彼此的距離漸漸拉開,用各自的速度前進。其餘三位嚮導則分別在大夥附近觀察大家的狀況。在黑夜中爬山其實沒有什麼樂趣,除了滿天星斗,舉目一片漆黑,實在沒有什麼可看的,而且這種海拔高度站著都會喘,更何況還要一直往上爬。

 

我非常怕冷,有一年冬天到奇萊南華看日出,儘管戴了手套,雙手仍然凍得發紫。這次不敢大意,出國前還特地到登山用品店添購裝備,只要是店員推薦保暖很有用的衣物就買!買!買!也順便依照滑雪時的經驗去準備雪地衣物,事後也證明,這次的保暖措施真的做得不錯,至少手腳都沒有冷到讓我沒有知覺,操作Jumar或下降器時也都還很靈敏,我能夠這麼順利上山頂這也是不可或缺的一部份。

IMG_4945

天空魚肚白,我們也恰好接近雪線,回頭看剛剛走過的瘦稜。

 

海拔5900公尺,眼前這一段瘦稜看起來驚而不險,儘管如此,當踢落的石頭沿著峭壁往下滾落時,內心還是直冒冷汗。幸好這段稜線並不長,腳還沒發抖完就走到雪線下了。爬島峰所需的技術裝備其實不多,除了安全吊帶、冰爪,最重的就是雙重靴和主繩,幸好這兩樣東西嚮導們幫揹,否則真的吃不消。

 

IMG_4944

雪線(Crampon point),大家準備換裝。

 

雪線(Crampon point),顧名思義到了這裡就要穿冰爪了,為了這次的行程我還特別去參加雪訓,想熟悉一下各種雪地裝備,但演習和實際作戰畢竟不一樣。雪訓時,冰爪沒穿好突然鬆脫,只要蹲下來重新穿回去就好,但是我們現在在島峰上,萬一過鋁梯或拉Juma時冰爪出問題會造成怎樣的傷害都說不準。只得再三請嚮導檢查。確認大家都著裝完畢後,我們被分成兩個繩隊,出發前我就默想希望不要跟Anson一隊,因為他的速度實在太快,整趟行程中,我沒有一次看到他車尾燈;另一位隊友飯糰也總是走在A段班,只有我高山症又拖著腳在後面走。不過歹誌總不是憨人想的那樣,主繩偏偏將我們三位串在一起,心中只有無限的老天鵝呀~~~

當下我滿臉黑人問號,為什麼把我跟這兩位湊成一隊?整趟行程中我的速度都遠遠落後他們,接下來最關鍵的路程我竟然被抓到A Team了,但是主嚮導沒給我反駁的機會,當主繩最後扣在他的吊帶時,我像一串粽子被拉走了,只好跟我前面的Anson說,你不要走太快,不然我跟不上的時候會把你往後拖。除了因為雪坡的起伏太大,腳上的雙重靴也讓人吃不消。想像雙腳各被綁了兩公斤的沙袋,要使勁抬腳才能往前走,也因為如此,我在後面總是不斷地請Anson等一下,倒是飯糰在繩隊第四位走得極好。

 

IMG_4950

本團最短小精悍的領隊飯糰!

 

螢幕快照 2018-01-09 上午1.35.26

千層糕雪牆,就是這邊的繩子讓我嚇出一身冷汗囧

 

很快的我們迎來第一道接近九十度陡坡的拉繩,大約兩三層樓高的繩子從千層糕雪牆右側的缺口垂下,只不過這繩子卻不是我們想像中攀岩的繩子,看起來只比一般童軍繩粗一點的塑膠繩(?)。把Jumar扣上後試拉了幾次似乎沒什麼問題,想不到在半空中,繩子突然從Jumar上端噴掉,幸好我有做第二確保,幸好我有多帶大D,把主繩調整回Jumar裡面後,馬上再多做一層固定,當下除了手忙腳亂也不忘一用一堆髒話幫自己壓壓驚,順便轉頭提醒後面的隊友記得要做第二確保。

 

翻過千層糕雪牆後,緊接著就是我惡夢中的場景,冰隙和鋁梯......。在Namche Bazaar申請島峰的攀登許可時,承辦人員指著辦公室外的佈告欄的照片要我們注意一點,儘管當時是站在平地上,但看著照片中那邃黑的裂縫,鄧時覺得腳底發涼。如今,這個由四段鋁梯綁成的橋,像是守城的巨龍擋在眼前。依照飯糰的說法,近幾年暖化導致冰隙越來越大,現在看起來這個裂隙寬度至少也有三公尺左右,這可比我想像中寬的多,不是說島峰是入門路線嗎~~內心的小劇場已經吶喊千百回。倒是在我們前面的西班牙隊挺乾脆的,直接放棄,回頭下山了,甚至還來不及跟他們說再見,我們的嚮導則已經拉起鋁梯兩旁的確保繩,走去對岸準備幫我們確保了。我們的第一位選手Anson,本來也想用走的,但嚮導以危險為由拒絕他。不過,對他這個攀岩溯溪咖來說,橋梯根本只是一片蛋糕,雖然用爬得很不帥,但他也是三兩下就過去了。第二位選手,小魯本人我,每次過地形的時候我都一直不停的murmur默念乖孩子你可以的,但緊繃的情緒、周遭的風聲,讓我無法專心聽嚮導和對岸的Anson的說明,反倒一直問Anson你說什麼?最後他終於受不了大叫「你他媽的把快扣扣住繩子後推著快扣往前走」「好,非常清楚!」我回。人啊~就是犯賤,一定要被罵才能乖乖聽話......(大誤)

 

出發前我看了好幾份島峰的心得,也看別人到底怎麼過鋁梯的,畢竟我實在不想像電影一樣懸在半空中等待別人救援,只是行前再多的心裡建設,當兩腳跪下,兩手摸到鋁梯的那一瞬間,雙腳仍然不自覺發抖。深吸一口氣,邁出最艱難的第一步,幸好今天裂隙上鋪了滿滿一層厚雪,視覺上看起來人畜無害,儘管深度仍然有三四層樓高,但比起和漆黑的裂隙正面對決,妝點了白雪的它看起來竟也不那麼可怕了...才怪!明明才三公尺長,但爬在上面感覺卻像過了一輩子,一方面怕亂踢冰爪把綁鋁梯的繩子割斷,只得維持一個奇怪的外八翹腳姿勢,一方面因為身體僵硬,無法大啦啦的往前爬,明明感覺已經爬了很久,卻到不了對岸,也不敢停下來抬頭看,只好一直問對岸的Anson我到了沒?唯一慶幸的是鋁梯並沒有像紀錄上說的斜一邊,爬到中間的時候也沒有因為重量呈現V字型,不然罵髒話也沒辦法撫平我受傷的心靈了。

IMG_4955

鋁梯的兩側都有確保繩,兩邊的嚮導拉緊繩子後,將安全扣扣上就可以慢慢爬過去了。

 

23157279_1725038127514936_3580541707921068528_o

因為登山杖要扶著梯子,所以登山杖一律像劍一樣插在背包上。(Photo cerdit: Anson)

 

IMG_4963

看嚮導用走的過橋梯實在很帥,但小魯我還是寧願慢慢爬過來...

 

 

IMG_4968

冰原,山壁上淺淺的線就是等一下要拉Jumar的地方。

 

IMG_4986

大家都很有默契的背對冰壁而坐,調適心情,欣賞這好不容易得來的風景。

 

通過鋁梯後,再翻幾個雪坡,來到一處廣闊的冰原,紀錄上說的三百公尺高的雪牆在不遠處的地方等著我們,嚮導放我們在原地休息吃點東西補充能量,另一位較年輕的助手嚮導則先上去架繩了。今年島峰的雪況看起來真的很不錯,事後整理照片和其他年度相比,今年的岩壁上的積雪較多,西南方的這條稜線上看起來也覆蓋了是滿滿的雪,儘管靠近峰頂那九十度的爬坡無可避免,但當下仍然覺得我們應該是有辦法上去。往冰壁前進的第一段陡坡並沒有架繩,只靠登山杖走起來真的是有點吃力,尤其穿著雙重靴走路,脛骨真的是壓的很痛,在雪地踢了兩三個小時,那感覺就像有人拿桿麵棍一直往你的脛骨碾來碾去。

 

IMG_5393

 

螢幕快照 2018-01-09 上午1.44.28

嚮導實在很厲害,在這麼陡的坡上還能直接站著整理繩子

 

冰壁上的主繩和千層糕雪牆的一樣是條塑膠繩,同時助手嚮導在左邊準備另外再架一條繩子(也還是塑膠繩),應該是為了避免到時候有人要下撤不至於在主繩上塞車用的吧。這次我不敢大意了,Jumar扣上去後,該加的確保都調整好,確定沒問題後才開始動作。倒是後面的飯糰突然說眼睛很痛,儘管Anson把多帶的雪鏡出借,也許是效果不太好,沒撐多久狀況還是沒改善,再加上她的腳實在太痛,拉沒多久就跟我說要撤退。至於另外一個繩隊,潔西、猴子和心愛,在我數次回頭探望後發現,她們一直坐在冰原上動也不動,看來已經改變行程變成島峰野餐隊了。

 

我的冰攀經驗基本上是零,雪地上的經驗只有捏雪人和滑雪,雖然有參加雪訓但因為天氣太暖和雪山上的雪少得可憐,幸好有參加過幾次登山訓練也有在玩攀岩,所以對器材的操作並不陌生,但是此刻我仍然覺得訓練不足,我本來以為嚮導會在前面幫忙踩出雪階,但事實上,掛上主繩的那一刻,真的是兄弟登山各自努力。因為雪很軟綿,前面隊友踏出來的雪階根本不足踩成一個台階,一踏上去就整個粉碎,只好死命踢前爪用一種墊腳尖的姿勢把自己固定在冰壁上,不然要我把整身的重量都交付在這條繩子上實在是太可怕,而且因為嚮導沒有給我們冰斧,想要往上爬只能靠冰爪慢慢踢上去、靠Jumar慢慢拉上去,想休息的時候就稍稍半跪靠在雪牆上。過了第二繩距後,Anson突然停止不動,經過他身邊時本來以為他只是想再多休息一下,嚮導就先幫忙將我倆在主繩上交換位置,等我再往上爬一段,休息回頭看的時候,Anson竟然已轉換成下降姿勢,當下只有...喵的!你要撤退竟然沒有先跟我說,於是想都沒想就直接大爆粗口「Anson, 你王八蛋」,整個山頭和下面的野餐隊都聽到了:P,至此,台灣隊只剩我一個人, 嚮導打點完Anson後,轉而走回我旁邊,默默說了一句someone should reach the summit… 哇勒,是有沒有必要給我這麼大壓力呀囧囧囧

23155195_1725037457515003_692683639533667900_o

跟隔壁的老外比起來,我還是相當有凍桃低XD

 

23157199_1725038314181584_2936909774195924691_o

仔細看了一下,畫面上的小黑點...是下面的野餐隊耶,辛苦他們被迫在下面等我,因為兩個嚮導上去架繩,一個陪我,野餐隊只剩一個嚮導沒辦法先帶他們下山。

 

螢幕快照 2018-01-09 上午1.50.36

真的是還沒喘過氣就被嚮導拽著繼續走囧

螢幕快照 2018-01-09 上午1.51.13

 

螢幕快照 2018-01-09 上午1.51.33

小小的山頂

 

依照嚮導說明的時間,從crampon pointsummit只需三小時,但是,拉Jumar真的爆累的,而且後來有一位老外跟我掛在同一條主繩上的時候,還真是超級難操作,偏偏他也爬不快,只得好言建議他換到旁邊的主繩,反正現在山頂上沒有人,不會有任何人要下山,我們不用這麼辛苦彼此摧殘。看看手錶,十一點了,已經超過預定時間兩小時,但是稜線卻看起來還是好遠,尤其到了第三段,每拉個四五下就手軟,最後連借力跪靠在牆上的力氣都沒有,休息的時候直接趴在雪地上,結果下山後發現臉頰凍傷囧。目測距離稜線大約三四層樓高的時候,我終於受不了問嚮導「我手超痠的我怕之後沒力氣下山,而且這樣會不會拖太晚」(內心OS:我想放棄了)想不到嚮導一直說沒關係囧囧囧,好吧...看起來我遇到一位鐵血嚮導了,沒等到我上山頂他是不會放棄的orz

只好使出最最最後的洪荒之力,一口氣拼上去,碰到稜線的那一刻,我整個累到攤在雪地上,老天鵝呀超喘的!我像電力完全放盡的兔子,整個攤在地上不想動,海拔6000公尺,不動都喘得要死,更何況我剛剛一口氣拼上來,只得停下來休息調整呼吸。但是我還來不及思考最後一段上山頂的瘦稜,嚮導已經幫我把D環換扣到往山頂的主繩上,就這樣連拖帶拉的,還沒搞清楚怎麼回事我就已經走到山頂了。

IMG_4993

攀上300公尺長,將近80度的陡坡後,還要順著稜線再走一小段才會到山頂。

 

山頂的腹地很小,頂多一個四人帳的大小而已,不像台灣的山普遍都有顆三角點,也不像Gokyo Ri綁了很多風馬旗,空空的,只插了一面小小的尼泊爾的國旗,儘管最後那一段花了比一般人多一倍的時間,但是山神真的給我一個很棒的天氣,雖然時間接近中午,山頂的天氣還是很好,只可惜北面的雲霧稍多,擋住了洛子峰,這輩子跟祂距離最近的機會就這樣沒了,不過其他方向的展望都非常好,可惜其他夥伴都沒有機會上來,獨享山頂風景之餘,趁著嚮導幫我錄登頂感言時把所有的夥伴的名字都報了一遍,謝謝領隊飯糰、猴子、心愛、小郁、潔西、Anson, 志宏,和阿仁,謝謝大家一路上的相扶相持,不然我也沒有機會走到這個地方。

 

IMG_4994

Imja Tsho and Amphu Lobsta Tsho

 

IMG_4991

這些日子我們就是沿著Ama Dablam順時針走了一大圈

 

IMG_4995

山頂天氣真的很好,可惜洛子峰的方向已經被一大片雲霧籠罩,這輩子看祂最近的距離的機會就這樣沒了orz

 

IMG_4987

謝謝陪我一起上山頂的兩位雪巴嚮導,一直在山頂善冷風等我等到頭痛,真是拍賽囧mm

 

IMG_5026

山頂只待15分鐘實在不夠用呀,好想一直發呆看風景~

 

嚮導用Anson的相機拍的山頂風景,謝謝嚮導!謝謝Anson的相機!

 

在山頂待了短短的15分鐘後,依依不捨地跟這片風景說再見,嚮導和我分別用兩條不同的繩子下降,上山時本來想說手超痠下降時一定握不住確保繩,但實際上,生命攸關的時候都不知道從哪冒出無窮盡的力氣,而且每個轉換都超順的,嚮導要過來幫忙還被我拒絕,畢竟操作的時候還是用自己習慣的姿勢比較好。回到冰原時,我才發現原來其他夥伴已經被先先下去的嚮導帶回Base Camp了,簡單吃過行動糧後,沒休息太久,我們又繼續往下走。不過,我已漸漸感覺腳抬不起來,步伐蹣跚,左右腳一直互相踢到,冰爪也把褲子鉤破好幾個洞,嚮導看了看,怕我不小心滑到邊坡,才又把主繩扣在我身上。

23154918_1725038957514853_2570432362601713278_o

準備下山,謝謝嚮導幫我在稜線拍的這張照片,超帥的XDD

 

第二次過鋁梯時也不那麼害怕了,不知道是一回生二回熟還是不想被嚮導看扁,沒有遲疑沒有髒話,迅速的爬過去了,從山頂回到crampon point,才一小時,僅上山1/5的時間,把雙重靴脫下來的那一瞬間,一切的疲憊好像都消失了,由於嚮導還要整理繩子等器材,於是讓我自己一個人先往山下走。摸早黑的時候,精神全力集中在自己腳下,跟著嚮導傻傻往前走,完全沒注意到走在怎麼樣的地形上,從High Campcrampon point,從一開始的之字坡,到後來貼在岩壁邊邊走,身邊的落差和懸崖完全沒注意到,但我還來不及喘氣害怕,嚮導已經收完裝備從我身旁過去,一股好勝心又被激起,死命地跟著嚮導的步伐一路衝下山,但是每次當我想要放棄停下來休息的時候,嚮導都剛好回頭,眼神露出「繼續走」的訊號。快接近High Camp的時候,嚮導終於停下來休息(內心再度OS,終於可以休息了),他坐在大石頭上,遠遠的指著山下正在移動的人說那是我的夥伴,坦白說,當下我一臉疑惑,第一,距離超遠,他怎麼一眼就認出來;第二,夥伴們早先就走下去了,怎麼可能這時候還沒到Base camp。直到我們又繼續往山下走,看到心愛和飯糰出現在眼前,真是佩服這種有如鷹眼般的視力呀!

 

IMG_5031

下午一點過後,四周的雲霧迅速累積,再次覺得自己很好運。畫面中央最下面黃色小點則是High Camp的位置。

 

14:20終於回到Base camp,但是今天的行程還沒有結束,因為Chhukung有肉可吃有床可睡,簡單吃過廚師提供的午餐,整理裝備謝過嚮導們後,我們繼續往Chhukung前進。五點過後天氣突然急遽轉差,突然其來的大霧把路徑罩住,往村莊的路印象中不長,但此時,卻像是沒有盡頭一般,而且已經連續走了17個小時,走到後面再也奈不住脾氣大叫,「喵的,路怎麼這麼長,村莊怎麼還沒到」,最後的這一小時,真的是徒步13天以來,脾氣最差的一刻,因為看不清楚四周狀況,沒有標的物可以判斷遠近,好像是被逼上跑步機的倉鼠,只能不斷往前走,直到村莊的燈火在霧中明明滅滅,才又燃起小小的盼望,抵達旅館的那一刻,心中只想著一件事,老天鵝呀~我終於可以坐下來了!!!!!!

 

簡單的時間紀錄+____+

1:10 出發,路平平

1:35 坡度開始明顯上升

2:10 超車西班牙隊

2:55 High camp

6:00 換冰爪(從這邊開始時間整個走鐘,穿上雙重靴那一刻起腳像是綁了千斤重囧mm

8:00 過鋁梯

8:30 到冰原

8:45 Jumar

11:15 summit, 停留15分鐘

11:30 下山

12:00 冰原,簡單休息吃行動糧

12:30 回到crampon point

14:20 Base camp

18:00 Chhukung

 

後記:

其實,回來後總是有人說我很厲害,但其實真的沒有,每一趟行程,我都只是以自己能做的範圍去準備,每一座山頭,也都抱著拜訪的心情前往。當然,天時地利人和還是非常重要,神賞賜了一個非常穩定天氣,沒有突發意外的地形,和彼此能夠互相配合的好夥伴,剩下的我都是靠跟神碎念XDD

在山上的時候,我從來沒有祈求登頂,
我禱告的只有平安、勇氣和智慧,
我希望神可以賜與平安,讓我們順利回家;
我希望神可以賜與勇氣,讓我們勇於面對每個挑戰和地形;
我希望神可以讓我們有智慧,判斷每個落腳都是安全的,讓我們知道何時該撤退,不要執著山頂一時的風景。
我希望山神知道,我不是來挑戰祂,而是來挑戰自己的,
然後,我就默默地走到山頂了⋯⋯

 

感謝山神賞賜好天氣和無敵展望囉(合十

 

內心無限OS...明明是14天的登山行程,目前才只寫了三天的紀錄,有夠詞窮的囧囧囧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白開水 的頭像
白開水

白開水

白開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